频道首页 新闻 军事 体育 科技 娱乐 房产 教育 财富 汽车 女性 旅游游戏
首页 > 科技> > 群雄割据:中国互联网的围城(5)

群雄割据:中国互联网的围城(5)

  BAT生而为垄断竞争

  “目前是BAT历史积累的优势的红利释放期。”秦朔这么看待当下的互联网时代。

  在这些互联网巨头看来,现在是“资本战略大于产品突破”,事实上自从2011年的微信出现以后,巨头们的创新可以说越来越少,由于他们已经形成的寡头化、平台化与生态化优势,因此造成了所谓的“漩涡效应”,新的公司和应用越是发展,就越将感受到漩涡对他们的吸附力,这种吸附力将迫使他们站队。

  在过去数年中,随着BAT的不断壮大,一个更为明显的例子似乎可以体现这种漩涡效应带来的影响。自从BAT以后,鲜少有互联网公司能够对他们造成明显的冲击,无论是滴滴出行还是京东,背后还是摆脱不了他们的影子,而当下的另一波明星公司,小米、乐视,以及向互联网转型后的华为,无不是从硬件加软件或内容的方向取得了突破,包括软件起家的奇虎360,也正在全力想掌握住硬件的入口。事实上,如果是纯粹的互联网领域,BAT的垄断性在进一步加强。

  BAT形成垄断的原因,在不少业内人士事看来,在于互联网的自身的性质。这其中,信息与用户是一个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因素。

  互联网的网络效应是能够带来规模收益的。对于传统产业来说,它们是随着规模的扩大,利润呈下降态势,而互联网恰恰相反,只有规模不断壮大,利润才能够最大化。

  同时,基于“信息”,在传统的交易中,信息是本地化的,它们只存在于交易双方之间,但通过互联网,这些信息是不会被遗忘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作为第三方支付系统,能够收集无限多的信息,一个人最喜欢去哪里购物,购买什么价位的商品,每个月购物的频次,它们将为用户建立档案,包括了个人关系的图谱、行为模式以及通常很难观察到的用户偏好。利用这些细节信息,互联网巨头可以很轻松地超越传统工业边界。

  “互联网的竞争关键在于你是否拥有用户和群体。”在长江商学院战略与创新助理教授王砚波看来,正是由于互联网互联网能够牢牢抓住信息与用户,是一种渠道和平台的力量,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则必须达到规模最大化,因此互联网公司生来就是为垄断而竞争的。

  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在他看来,互联网本质是有垄断特性,互联网巨头可以通过数据来经营用户,包括用户的吃喝玩乐、买房买车、金融、健康数据,一旦成为平台或者打造了生态,又有了流量和数据的优势,那么大型互联网公司天生就能更好地服务用户。

  但巨头这般的风卷残云似乎只是一种中国特色,几乎没有人在互联网同样兴盛的美国看到类似的情景。

  事实上,在美国,例如金融机构、营销公司、信用评级机构,以及风险投资公司等的市场中间机构已经得到了充分发展。这意味着,市场中已存在强有力的竞争者,足以抵挡互联网巨头的跨界企图。因此我们看到,美国互联网公司通常更专注,走得更深,而不是试图全面铺开。

  “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更倾向于技术上的垄断。” 毛丞宇告诉科技,谷歌收购安卓,而安卓被运用到各个手机当中,这是一种垄断,包括Facebook收购WhatsApp,他看重的是它们的社交技术。它们站在了技术的制高点,或者在技术上不断投资,这是它们所追求的。而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何我们在太平洋的另一侧没有看到关于是“互联网 ”还是“ 互联网”的争论。

  此外,在毛丞宇看来,美国的互联网公司追求的是全球性。他们有冲动往更多的国家渗透,我们看到的美国互联网巨头,无论是谷歌、Facebook、亚马逊还是苹果,他们都称得上是全球化的公司,因此即便是在发展过程中,它们发现国内的“滴滴”、“京东”冒了出来也顾不上。它们要做的第一目标是全球化,因此在本国内的跨类别经营对于他们来讲反而是第二选择。

  中国独有的商业环境同样造成了垄断的出现。纵观国内目前热门的行业,无不是被“染”成了一片红海,至少从媒体的报道上来看,“割据”、“厮杀”、“参战”等词汇的泛滥足以让人们看到互联网行业竞争之激烈。

  每个行业新兴之初,总会有若干家公司在资本支撑下进行对垒,美团、大众点评、饿了吗、百度外卖、口碑之于互联网送餐服务,携程、艺龙、去哪儿、途牛之于在线旅游行业,微票儿、猫眼、格瓦拉、淘票票之于在线票务平台。相比来说,在通用的互联网应用领域,美国线下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因此并没有使得这类互联网服务创造更多让创业者们争相“抢食”的机会,因此,为了立于不败之地,垄断是最好的选择。

  这当中,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菜鸟网络的诞生。2013年5月,阿里巴巴、银泰集团、富春控股、顺丰集团、三通一达(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等相关机构共同宣布启动“中国智能物流骨干网”,并成立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阿里看见京东强大的物流体系,于是创造了菜鸟网络,笼络来了“三通一达”众快递公司们,打造了一个快递服务的生态体系为我所用,搭建了一个更高的壁垒。

  同样,在2016年3月,阿里巴巴副总裁蔡崇信成为了陌陌的董事,次月,阿里巴巴与云锋基金加入了陌陌私有化财团。作为一个社交平台,从竞争的角度来理解,是和腾讯的社交产品能够产生竞争。显然,巨头们也需要通过不断地围城来扩大自己的安全性。在秦朔看来,这是中国互联网的特色,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在这些领域垄断得更加彻底。

  相比来说,美国的商业环境更加开放,因此竞争过度的情况比中国要好一些,当然,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提升安全性的压力不仅仅来自于对手,更来自于资本市场。

  毛丞宇告诉科技,在外界看来,中国互联网公司,以BAT举例,由于领域不同,最初大家并不会认为他们是相互竞争的,因此随着它们自身的发展,它们分别在搜索、电商和游戏社交领域做到了国内的第一名,但等他们谋求进一步的发展,放眼海外的时候会发现,海外市场已经被美国的公司所占据了,于是作为上市公司,来自股东和市场对它们的压力,在出海面临困境的时候,为了获得更多的收入更多价值,它们只能开始打造生态系统,在国内的行业里面进行跨界。

  从表面上看,BAT们通过全行业的渗透,筑起高高的壁垒是采取的防御策略,然而资本市场早已经发现,更本质的因素在于它们创新乏力的现状,诚如秦朔所言,微信之后便再无更大的创新产品,阿里不断在社交领域加码,百度在疯狂砸钱O2O,BAT们尽管在跨界,却从来没有跳出原有的商业模式,它们在流量变现的时候尝到了甜头,便希望在更多的领域将这样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它们要么就是像阿里一样自己做,要么像腾讯一样投资布局,这其实是很天然地由于资本市场和商业的驱动,迫使他们去进行跨界。”毛丞宇解释道。

  垄断下的创新

  雄厚的资本实力与庞大的用户数据,巨头的两大杀手锏似乎使得没有资本愿意投资可能与BATDXL(百度、阿里巴巴、腾讯、滴滴、小米、乐视)等大小巨头发生激烈碰撞的鸡蛋,于是它们引起的漩涡效应迫使新入局的创业者不得不进行选择,似乎只有“站队”才是唯一的选择。

  更多的时候,垄断是市场自然发展使然,为了成长,对于初创者来讲,即便是无奈也要选择站队。

  互联网通常是赢者通吃的,第一名会遥遥领先于后者,而一旦市场覆盖到了一定的程度,达到通吃之后,企业自然就会去追求垄断,努力将局面保持得越来越长。而小平台得创新可能是因为大平台太强,使得自身的创新自然会变少。

  垄断的不断加固也导致了创业者们站队的时间提前了。在过去,初创公司在可能到了B轮、C轮才开始站队,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公或许能到了B轮就不得不开始站队。人人快递、美家帮、跟谁学在A轮、A 轮的融资就出现了腾讯的身影,阿里同样也参与了58到家、共享巴士平台“接我”的A 轮融资,行业激烈的竞争迫使初创者“站队要趁早”。

  毛丞宇向科技透露,在目前的P2P行业,在过去,一个公司能够融资到一亿美金已经算非常了不起了,但现在看来并不算什么,只有到了五亿美金、十亿美金才有资格厮杀,而真正能够如此大规模投资的公司也只有BAT,因此如果创业公司想要进行竞争,需要大量的资本获取用户,只能选择站队。

  尽管如此,对于巨头们是否在阻碍创新,行业也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王砚波向科技表示,一方面,互联网的垄断确实存在,随着创业公司感受到压力,会被迫加入大公司“阵营”,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巨头所主导的“大数据+资本+合作”的模式同样创造了许多跨行业的创新机会。蚂蚁金服的互联网金融,腾讯探索的新型医疗健康服务,以及京东的产品众筹都是很好的案例。

  同样,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被巨头看重对于最优秀的创业者来讲也是一种激励。

  因为腾讯做了微信,创业者再想做一个微信基本上是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滴滴和优步在互联网出行的高速发展,挤压得同质化创业的创新空间所剩无几,从这个角度来讲,创新变得异常艰难。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当滴滴获得了阿里与腾讯,甚至苹果的投资,获得了巨头的资本和资源,在未来或许真的能够成功变成类似微信一样的高频入口,于是滴滴能够在入口上叠加其他的业务,从而形成下一代的入口平台,这个创新是非常强大的。

  “优秀的创业者除了要具备难以被大公司模仿的创新能力之外,还应该学会在不站队的前提下,借助大公司的力量来发展自己。”在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看来,在工业时代,一旦某一产业形成“围城”,新公司要在相应的产业获取重要的一席之地确实会比较困难。但放在移动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语境下,这个结论很可能是不完全成立的。

  有意思的现象是,互联网围城是不断在变化与重构的。在工业时代,信息流动集中、稳定而缓慢,整个社会的行为和消费习惯也因此呈现较为平缓的变化态势,但随着进入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后,人们获取信息的流量入口、沟通信息的方式和消费习惯都在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演进而不断变化,在张震看来,无论是中国和美国,社交平台每超过5年就会重新洗一次牌。

  “在这种趋势下,即便是BAT也不得不时刻保持忧患意识,如果大公司在趋势面前出现战略战术的失误,可能是要承受严重的后果,诺基亚、摩托罗拉、柯达这些巨头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张震告诉科技,正是因为用户行为和消费习惯的快速整体变化,可能会让新的产品从中孕育而生,这就给创业公司提供了脱颖而出的机会。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那些敢于对垄断“说不”的人。阿里曾经多次向美团创始人王兴提出,希望控股美团遭拒。2011年,阿里巴巴以3亿元成为了美团B轮投资方,2014年5月的C轮融资,同样有阿里巴巴的身影,王兴当时对外透露,阿里巴巴拥有10%到15%的股权,随着2015年1月美团新一轮的融资,阿里巴巴的股权被持续稀释。美团正在极力挣脱阿里巴巴的“束缚”。

  事实上,双方除了财务的投资,在外界看来并没有更多战略性的合作,相反,随着王兴与阿里巴巴的渐行渐远的过程中,阿里不仅60亿复活了新“口碑网”,更投资了美团的竞争对手饿了么。尽管2015年底美团线下封杀支付宝的风波被解释为“个别人员的行为”,但外界普遍认为,阿里与美团在此刻已经“决裂”。

  今年1月28日,就在阿里巴巴第四季财报公布的当天上午,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阿里巴巴同意出售美团-大众点评股权,总价值约为9亿美元,阿里巴巴副总裁蔡崇信更在财报发布后表示,阿里巴巴退出美团只是时间问题。

  而目前,估值超过180亿美元的美团大众点评也乐于朝着“准BAT”的道路走着,依托于本地生活服务,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显示,美团与大众点评在合并后占据了团购交易81.4%的份额,旗下的猫眼电影一度占据着在线售票的头把交椅,剥离了阿里的标签,王兴反成了阿里在本地生活服务最大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似乎也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原本的“小弟”。

  情况或许并没有那么糟

  互联网发展的总体趋势已经不再激动人心,那些所谓的新常态也只能被称作新平庸,一如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的互联网报告中所提到的,无论是全球经济增速的放缓、互联网使用人数增长的放缓,还是智能手机出货量的放缓。

  “互联网故事已经接近‘历史的终结’,互联网必须融入新的产业才能焕发活力。”秦朔告诉科技。这似乎是行业的普遍看法,当“互联网”进入了所谓的“倦怠期”,“互联网+”或者“产业互联网”在不少人看来却成为了目前垄断的突破口。

  云启资本曾经投资了一家名为奥林科技的公司,奥林科技所做的是中国的海运行业,中国每年有二十几万亿的进出口商品,对于海运来说,将带来上百万亿的运费,传统一级、二级、三级的货运代理商将服务众多公司进出口的商品,而奥林科技所做的就是通过云计算平台的物流及供应链管理系统,将企业、货物与整个供应链进行整合。

  “在这两三年里,大的传统行业会蜂拥而至进入互联网,它们需要的是在互联网行业的深耕细作,需要懂具体行业的人去帮助他们‘触网’,这样的东西是BAT比较难做进来的。”毛丞宇表示。

  张震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大规模的行业变革一定会来自互联网与实业的结合,纯粹的互联网基因的BAT不太可能对实业领域的方方面面都实现有效的覆盖。”

  新的技术也带来新的机会。在秦朔看来,目前出现的内容驱动的新趋势(直播、VR)是突破垄断的另一个 机会。尽管它们总体上来讲并无助于互联网的青春再来,但IOT(物联网)、AI领域,或许需要等待新的终端突破。

  事实上,在这些领域,大公司并不比初创公司占据明显的领先优势,大家基本上都在同一起跑线,更多技术达到世界顶级的前沿科技公司是领先于大型互联网公司的。

  据美国零售行业市场研究公司NPD集团关于无人机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无人机创新科技公司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在北美无人机的市场份额已经占到50%。而在全球民用小型无人机的市场中,大疆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70%。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曾表示,BAT目前还没有国际化而另外一大批企业,包括大疆在内,一开始的质量就是世界第一的。

  当然,BAT已经开始在着手布局了,无论是智能硬件还是人工智能,还是阿里巴巴的量子计算机,但显而易见,它们的脚步并不如预期那样快,声势也不如在整合O2O行业时那样浩大,除了百度提出在五年内无人驾驶将实现量产,似乎再没有人在讨论BAT的人工智能。

  “对于创业者来讲,现在的时代对于创业者的综合能力提出了相较于以往更高的要求,如果创业者仍然延续纯粹互联网时代的微创新思路,大公司的确是可以轻松偷师过去的。”张震说。

  也正如文章开头所讲,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对于创业者来说,我们确实看到了微信的导流能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强大,看到了阿里巴巴在线下是如何艰难推进,看到了BAT是如何需要开始考虑和那些一手被他们“养”大的企业微妙的关系。

  当然,更重要的是,就像水、电、煤气一样,互联网已经逐渐变成了基础设施,它能够衍生出移动互联网、物联网,无限扩展的外延能够带来无限多的机会。

  而对于在这一批互联网巨头生态下成长起来的创业者们来说,而就算是围城也好,垄断也罢,未来仍然需要更多的创新,而创新也一定不会停止。

  或许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

bianji
每日焦点新闻